Outsider

这人在装死
是一条杂食咸鱼,DC超蝙,漫威贱虫,名柯快新,AC,DBH,SCP
什么圈都可能爬一会墙,什么cp都可能啃一两口

魔法小精灵

点梗文    小精灵蝙一只    正和我的无脑逗比风
背景大概是雪糕太太的小(恶魔?)蝙蝠
全体友情向

魔抗为负的联盟主席一不小心拉低了联盟顾问的闪避及魔抗以至于堂堂黑暗骑士又中了魔法,魔法表示这次又是我背锅,真是没创意,人家扎姐都懒得你了。
总之是不碍事的魔法,命运博士在异次元有事情回不来,小扎要巡演没空(并且不想)帮忙,渣康不在考虑范围内。平时满地的魔法师如今竟没有一个可以帮忙。

巫童(嘲讽地):“这个魔法要破解其实很简单——”
超人背后飞出联盟一姐的怒瞪。
(秒懂):“——但是材料不好找,没错。”
“需要什么?”
(在女侠锐利的目光中):“——要美杜莎的一根头发——哎呀不如等它自己失效。”
不等超人继续,巫童一把从女侠撸猫的手中抓回姜色小猫,“总之我帮不上忙,再见!”
“等——”
啪,男孩抱着猫一起不见了。
“为什么他们都不愿帮忙?”一脸尴尬的超人挠头。
“够了。回瞭望塔。既然这样,只等几天后魔法失效。”英俊潇洒神秘迷人的如今却变成Q版手办的联盟顾问从红披风中钻出,站在超人肩上。“等等!戴安娜!收回你的手!别碰我!!你刚摸过猫!!!”

瞭望塔。
在周围成员的注目中,三巨头在光芒中出现。
依旧一脸尴尬的蓝大个,愉快哼着曲子的女神和她捧在手上的一只严肃的黑暗骑士宝宝。
好像没什么不对。嗯,一切正常。大家在蝙蝠侠严肃的目光中默默散开。
“戴安娜你可以放我下——啊啾!!”
次溜次溜,“抱歉,戴安娜,”精灵蝙擦擦鼻子,“洗手液味道太浓了。”

尽管变小了,蝙蝠侠依旧是蝙蝠侠,该管的联盟事物一样得管。
战损!报告!吧啦吧啦。主席一脸严肃地十分矛盾地念着报告。小蝙蝠今天没出席例会,写了张纸让超人代言,先回蝙蝠洞了。
“额......哈尔,战斗时请注意控制战损,能够避免损失时就不要寻刺激了,虽然你给当地GDP增长做出了杰出贡献。”
“这是他的原话?”
“...意思差不多就是了。”
“所以他原话是什么?”
主席看了看纸上的文字,一脸忧愁:“他还说如果继续这样的话就让神谕把你的公寓卖了。”
“啥?”
“下一条,超人,也就是我自己,为战斗中所造成的不良影响进行了深刻反思,认识到我的行为给蝙蝠侠及以其他队友们带来巨大烦恼,我对战争中缺乏思考的冲动举动深表歉意,并且无意让任何人感到困扰,特别是他,如此优雅——”
“打住,”女神一脸关爱弱智的神情,“这话去跟他说。”

会议结束后。缺席了一段时间的哈尔:“蝙蝠中魔法了?嘿,他变成啥样了?怎么没来,我还没见过呢!”
巴里窃笑。
“很可爱哦!”女神拿着一个冰淇淋,幽幽从边上走过。,“巴里也看到了吧?”
“没错超级可爱的!真是可惜啊哈尔,人家已经躲起来了,再想见到怕是难咯。”
“唉——”错过了的哈尔忧伤地长蘑菇。

蝙蝠洞。
千万只小小的蝙蝠中多了一只小小的蝙蝠侠。
想看小精灵蝙蝠在键盘上费力奔波打字?太天真了,他可以用语音啊。
“电脑,查找资料,关键词:魔法,变小?”
然而并没有有价值的信息。
“变矮?变Q版?变精灵?”
超人看着在桌面上来回奔跑的小家伙,看得浑身冒小红心。
“好可爱啊...”
蝙蝠满脸黑线地转过来。
不小心把想的说出来了呀……
“克拉克,”小蝙蝠严肃地看着他,“你就没有其他事情吗?看看卢瑟,救树上的猫,随便做点什么,别傻站在这。”
超人默默原地转了一圈。
“现在没有失事的飞机,没有发射失败的朝鲜火箭,已经有人在处理喷发的火山,没有猫在树上。卢瑟...卢瑟正在删网上的sexy  lexy。”
“一只都没有?”
“人家自己会下来的啦。”
“难得你也知道这点。”小蝙蝠一脸无奈地回去工作。
过了五分钟。
“你转过去。”
“什么?”
“你的视线太吵了。”

达米安不知该如何面对变成精灵的父亲。
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没有当即跳上蝙蝠战机去把那个蹩脚巫师削成两半。
然而他现在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这是他的父亲!不是可以领养的宠物!振作起来!别胡思乱想了!
但还是——好想养啊...
威风凛凛的罗宾现在正缩成一团在蝙蝠洞的角落与自己的心魔认真搏斗着。
父亲变成精灵,想抱起来摸一摸揉一揉,怎么办,急,在线等。
以为事态严峻的红罗宾先行赶了回来,还在布鲁海德的夜翼以及和法外者厮混的红头罩还没回来。
结果提姆看到小小只的布鲁斯后到底没忍住一把抱了起来。
“啊,对不起,布鲁斯。”
“没关系。”小小布鲁斯虽然脸上闪过一丝不爽,但并不打算对一向乖巧的提姆发难。
达米安心里那根弦彻底断了。
但是还是不行!罗宾的尊严在上,不能这么冲动!
但是这不代表他不能有所作为。
在无情地把少年泰坦近两年来的所有行动一一数落过一遍后,达米安非常适时地提出夜巡。
“我要去。”小布鲁斯从电脑桌的一端跳过键盘跑来。
“不行!”阿福和克拉克的声音同时响起。
“克拉克你为什么还在我家?……不用担心,我现在身形小巧,况且敏捷和智力并没有受到影响。”
“很高兴得知这件事,但我还是坚持您不该出去。”
“你别逞能。”
“我怎么就逞能了?当时是哪个根本不会躲避也防不了魔法的肉盾非要逞能去单挑一个蹩脚法师然后——”
“咳,少爷。”
“阿福不用担心,我和父亲一起夜巡,有事就呼叫后援。”
“我也去。”克拉克和提姆同时出声。
懂得后援的意思吗二位!罗宾狠狠剐了两人一眼。
“若是肯特先生和提摩西少爷都去我就(大概)放心了。”
好吧,罗宾其实早就预测到这个结局了。没有关系,反正目标达成了。
今夜哥谭人民若是有心仰望天空欣赏一下摩天楼精致的外观,就有可能看到一个小身影窜过,后面跟着一只稍大的影子和一只飞行物。若是更有兴致的人愿意研究一下传统哥谭建筑上的滴水兽,则有可能看到一个得意洋洋的罗宾和后面跟着的两人。
红罗宾就算了。诶,你看你看,那个不是隔壁大都会的超人吗?他怎么在这?
哥谭有句俗话说得好,超人到了,蝙蝠还会远吗?诶,蝙蝠侠呢?
殊不知,滴水兽上,罗宾正一手捧着小小的精灵蝙,另一手和手中小蝙蝠一样举着望远镜眺望下方纵横的街道。
一向热爱可爱生物的罗宾今晚感到无比幸福,在楼间穿梭时精灵蝙就躲在他的兜帽里,而停下来后又能光明正大地捧着他,或是让他站在自己肩上。英勇无畏的达米安是不会承认他简直要被萌化了。

哥谭市的一个小女孩还不知道自己恐怕是哥谭有史以来最幸运的受害者了。
她的父母失踪了,事态如何云云不是我们关注的关键。重点是,超人叔叔和罗宾哥哥答应一定把他们找回来,他们还留下蝙蝠侠照顾受到惊吓满脸泪水的女孩。
可是蝙蝠侠,和之前听说过的不太一样啊。
若是往常,黑暗骑士该用极温柔的嗓音安慰吓得瑟瑟发抖的孩子,慢慢接近,手搭在孩子肩上,说些不用担心不要害怕之类的。哥谭的孩子也可谓是,“为什么我要去看恐怖片?”曾经一个孩子大声道,“你以为那些恐怖片是在哪里拍的?”
为什么会有孩子被蝙蝠侠吓跑呢?小女孩看着十厘米高的正在掌上电脑搜索着的蝙蝠侠,忍不住问出来:“你是小精灵吗?”
精灵蝙停下手中的工作。对啊,他从没认真考虑过变小的自己是什么物种(不对啊,他还是人啊)。说出自己是只精灵总觉得有损蝙蝠侠神秘优雅的形象,况且他并不具备童话故事中的精灵都应该有的飞行能力。
“不,我是个恶魔。”小恶魔蝙如是说。
话说回来,一个儿童问题竟然能够让他费神思考足足五秒钟,布鲁斯觉得自己星球第一的智商受到了嘲讽。
“恶魔都这么可爱吗你从哪里来你有同类吗罗宾哥哥也是恶魔吗我能摸摸你吗能抱抱你吗你有超能力吗你会喷火吗你会飞吗对哦你好像不会飞你能帮我实现一个愿望吗?”
小恶魔蝙的占据了身体三分之一的头很疼。“不是,不知道,没有,不是,以及都不能。”
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神秘迷人的黑暗骑士觉得自己正在浪费生命。姑娘我是担心你父母都被绑架了还面临着生命危险你一个人会孤苦伶仃惊慌失措留下心理阴影少女你要是这么有活力的话还不如回家去写作业。
当然,在罗宾与超人与蝙蝠侠与电脑后的红罗宾的努力下,小女孩的父母被安全地解救出来回到了女孩身边。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这个片区的睡前故事变成了孩子给父母讲小恶魔蝙拯救小女孩的故事。

“蝙蝠侠是失踪了还是怎么?好久没看到他有行动了。”甲说。
“我听说是中了魔法变成恶魔了。”乙说。
“这你也信?”
“鬼知道,这里可是哥谭啊。”
企鹅敲敲手中的雪茄,“一定是阴谋,试图引诱我们出手然后就可以再把我们送回监狱了。哼,我才没那么笨。” 
“可是老板,万一蝙蝠侠最近真的没办法巡逻,这不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吗?”
企鹅思考了一会,“先让别人试试水。”

“谁说蝙蝠变小了?”倒挂着的小丑很生气。“等等哦——你不是他!我看到你的高跟鞋了!哈!夜翼!蝙蝠在哪里?”今天的小丑竟然一言中的。
完了。一切都结束了。迪克·最矮的大哥·格雷森急忙用披风遮了脚,然而今晚的风儿很喧嚣,三厘米厚外增高依旧耀眼。随它去吧,气死了。蝙蝠侠一甩披风,帅气逼人地跃进蝙蝠车(逃之夭夭)。
“蝙蝠侠真的没出来巡逻!今天我遇到了假扮他的夜翼!我们要抓住这个宝贵的时机,离开这里!”小丑慷慨激昂地鼓吹着。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他的又一个阴谋?”杀人鳄闲适地漂浮在他的水池里。
“没兴趣。”尼格玛捧着一本书钻研。
“什么谜语人居然对越狱没兴趣?……你在看什么?”
“上次蝙蝠给我的谜题,他赌我一定解不出来,我不服。”
许久之后的某一天。
“干!我又不懂汉语怎么知道什么跟什么同音还是什么鬼的啊!这是诈骗!”
“这还有本灯谜,你要吗?”
“!@#¥%……&*”
“学门外语是好事,尼格玛,万一你想抢劫广发银行什么的,你以为叫声freeze人家就会听你的了?你穿这样人家还以为你是coser。”
“……我可以用翻译!”
“没人看得懂机翻。再说你看不懂中文,连翻译都打不开。”

回到正常时间线。
红罗宾帮了超人一个大忙,他编了个病毒,批量转发sexy  lexy。

小丑一如既往地越狱了。
他是独自一人在战斗。大家因为在追最近阿克汉姆食堂电视播放的热播剧都不愿意离开。
“干嘛要出去?这里的安保连只蚊子都进不来,外面还有蚊子。”
这里的安保也就挡得住苍蝇老鼠,脑容量大点的都进得去出得来。
为什么还要这么个疯人院?
保护传统文化?你问我,我问编辑?

小蝙蝠首先接到警报并且出发去寻找逃犯了。
“为什么小丑不能乖乖看连续剧?下次给他看相声试试。”

小蝙蝠在哈莉的公寓楼下发现了小丑。他和毒藤打起来了。准确地说,他被毒藤吊打了。
于是小丑灰溜溜跑了。
他跑进唐人街,甩甩头发走进一家古玩店“抢劫!”。
支援还没到的小蝙蝠只好观望。
店里的人在专心看电视,没人理他。小丑很生气,一转头也看到了电视。
一床,一墙,一冰箱的红色钞票。
他开始幻想起自己过上这样的生活。虽然在他的梦中钞票都是绿色的。
小蝙蝠什么都还没来得做,正在做白日梦的小丑就被一分钟后赶到的罗宾打倒在地。
满眼都是红的绿的钞票和罗宾。

(作者现在很伤心,作者不知道要怎么结尾。

于是小恶魔蝙在一周后变回来了。这期间经历了几乎每个正联女性成员的爱的抱抱,时常不得不被戴安娜捧着克拉克想捧都没机会,被达米安的狗追过,从空调洞进别人家里取证过,还把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的杰森吓跑了。
英俊潇洒帅气逼人一米九二的黑暗骑士从正义联盟的传送平台走下来时,妹子们都发出了惋惜的声音。蝙蝠侠假装没听见。
不知好歹的哈尔飞过。
“哎呀你变回来了!我都还没看过你变小的样子听说很可爱?”
蝙蝠侠周围的空气凝固。
“哈尔你来得正好,我要跟你谈谈战。损。”
吼!!!!哈尔的内心在咆哮。

评论 ( 3 )
热度 ( 74 )
  1. 异想天开Outsider 转载了此文字

© Outsi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