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r

这人在装死
是一条杂食咸鱼,DC超蝙,漫威贱虫,名柯快新,AC,DBH,SCP
什么圈都可能爬一会墙,什么cp都可能啃一两口

妈妈我的学习小组叫正联

蜜汁脑洞,普通人AU,学生正联全员海王划水

 纯粹搞笑


1

开学一周后,终极座位表出来了。

班上的其他同学都觉得这次分配小组异常不公平。

“凭什么他们能够分在一个小组啊?!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哈维炸毛。

戈登只是默默站在炸毛的新同桌旁看着自己的前同桌被调到教室的另一边。

“这次是电脑随机排列的。淡定点哈维。另外你能不能别玩那个游戏币了?上课时都掉了三次吵死了。”

 

2

这是个全明星组。

“按照惯例,新小组的成员相互认识一下吧,我是克拉克。”

“这是你们的惯例。”

“就介绍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我是哈尔。”

“我是巴里外号闪电我因为无论老师拖课多久都能在下节上课铃响之前去一趟食堂回来而得名当然如果老师拖到下一节课上课就要另当别论了。”

“戴安娜普琳斯,跆拳道社成员。”

“我是尚恩,心理社社长。”

“布鲁斯。”

“诶诶诶你就是那个有名的布鲁斯韦恩吗?!”巴里金色的毛炸了。

“是。”

“谁TM是布鲁斯韦恩?”

“注意你的措辞,哈尔。布鲁斯是推理社社长,中考录取分数年段第一。”

“什么?!”哈尔摇晃着的椅子差点向后翻过去。

“你怎么会不知道啊哈二?!他可是学校的大名人啊。”

“我高一开学式睡过头没来。”哈尔挠头。

“我认识你们。克拉克,篮球队成员,开学考年段第三,巴里,校运动会男子短跑冠军,国家二级运动员,戴安娜,跆拳道柔道剑道社成员,参加物理竞赛,尚恩,心理社社长,哈尔——”他看了眼把脚翘在桌上依旧椅子后脚着地晃动着的哈尔,“航模社成员,科技创新大赛铜牌,开学考班级倒数第6。”

“嘿!我英语考试迟到了没听到听力!”“如果莱克斯没有在英语考试时把我的涂卡笔笔芯用完我就能第二名了。”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谁叫你要借他的。”

“还有,哇哦,布鲁斯,你该不会调查过所有班级同学了吧?”

“是的。”

“那些资料,”戴安娜有点隐私被侵犯的感觉,她看了眼刚发问的克拉克,“学校并没有公布,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个学妹送我的校园网的管理员账号。所有信息竞赛的人都有,第三组的维克也有。”

“呃……”“这样不太好吧。”“我同意。”“哇呐太酷了!”“学妹?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所有人安静下来注视着关注点清奇的哈尔。

“怎么了?”

“恋爱不如跳舞,男孩。”

 

3

克拉克是理科竞赛班里的文科制霸。

中考语文全市第二,仅次于现在在另一所高中的露易丝,青年记者兼网络写手。

其实克拉克全科都不错,大家叫他文科学霸只是为了和另一个无人愿提及姓名的全科制霸神一般的存在区分开。

克拉克因为少数民族户籍中考总分还加了二十分,但是录取分依然位列年段第二。

第一的依然是什么竞赛都没参加什么分都没加的布鲁斯·壕无人性·韦恩。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无非三件,学霸秀成绩,土豪炫富,情侣秀恩爱。

世界上更可怕的事情,莫过于学霸秀恩爱,情侣炫富,土豪秀成绩。

布鲁斯正属于第二种中最能让人心生卑微渺小之情的那个。

克拉克看着又换了双新鞋的布鲁斯站在教室后面展板前对贴出来的数学答案。

太可怕了。

关键是,布鲁斯,颜值还爆表。

今天早上守在教室后门的戈登已经帮他的好友支走三个来骚扰布鲁斯的小学妹。

克拉克不禁感叹优秀基因组合的可怕成果。

 

4

话说这个学习小组的能力是不是太强了,克拉克心想,他开始可怜其他组的芸芸众生。

“嘿其他组都给自己取名了,我们要不要也弄个名字?”巴里建议。

“好啊。”“应该这么做。”“我同意。”“无聊。”“别管那个扫兴鬼。”

“七巨头?”

“巴里我们只有六个人。”

“正义联盟?”

“听起来像个足球俱乐部。”

大家不顾布鲁斯的反对,选择了这个名字。

“戈登那组叫GCPD都比我们好。”

“你已经不是那组的人了,布鲁斯。”

 

“我们得选一个组长。”克拉克提到。

“大个子就你嘛。”

“可是布鲁斯能力更强。”

“我不想当组长。”

“谁的能力强谁当组长,这是对小组的责任和义务。”

“都说了我不想当组长。”

“不然我们来投票吧。”戴安娜提议。

“我选克拉克。”“我不知道,也许布鲁斯?”“当然克拉克啦我不想听布鲁斯的差遣。”“可我觉得布鲁斯不错啊。”“克拉克。我不想当。”“我选布鲁斯。”

“人数是偶数的悲剧。”女神哀伤的点评到。

“既然如此,克拉克与我票数相同,我又不想当,理应是克拉克。”

“谁能掐我一下我居然要同意布鲁斯的观点了。”

“那就克拉克了。”

“可是你,布鲁斯……不然你当顾问。”

“我不——”

“就这么定了!”女神一拍桌子站起。

“——好吧。”布鲁斯硬生生把半句话给吞进去了。

 

6

哈尔和巴里做同桌没几天就开始动手动脚。

互相戳来戳去,上课还眉来眼去的,一节化学课上哈尔把手臂搭在巴里肩膀上。

“男孩们,能不能收敛一点?我快看不到黑板了。”

哈尔慢腾腾地把手收回来。

没过多久,那只手放在了巴里的大腿上。

巴里拿着自动笔做势要戳。

哈尔急忙收回手,手指敲在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声音。“嗷!”

所有同学行注目礼。老师若无其事的继续上课。

最终两人演变成互相戳腰戳肚子和防卫。

“哈尔!一氯戊烷有几种形态,不考虑空间结构的时候?”

“呃...”

巴里开始在草稿纸上飞速画着火柴人,然后伸出左手大拇指,食指,中指。

“呃...三种?”

巴里想要从旁边的窗户跳下去。

“你站着。”

 

“你不是比了三个手指吗?!”

“那是八亲爱的!!”

“唉,男孩。”

“巴里,你负责给他补习化学,下课和晚自习时。”前面的布鲁斯突然转头十分严肃地说。

两个同时“不!!!”

“还有哈尔,你要是上课再不认真听影响别人,我就让克拉克和巴里换位置。”

两个同时“不!!!”

“克拉克你怎么有意见啊?”

“很显然。”尚恩意味深长地说。戴安娜意味深长的点点头。

 

7

相比之下,布鲁斯和克拉克简直是优秀同桌的最佳代表。

两人上课从不讲小声话。

克拉克总是在上课铃响之前把下一节课的课本,练习册,笔记本,刚改完发的旧作业,刚传下来的新作业通通叠好放在桌子右上角。他曾经更习惯于放在左上角,但是在第一节课被坐在左边的布鲁斯嫌弃加威胁后,从此改放右上角。

布鲁斯总是在下课铃响之后把上一节课的课本,练习册,笔记本,刚改完发的旧作业,刚上课写好的新作业通通叠好扔进抽屉,把笔盖盖好笔芯摁回塞进笔袋关上扔进抽屉,然后扫扫桌上的橡皮屑,在光亮空旷的桌面上,趴下,睡觉。

布鲁斯一觉睡到上课铃响。所以传下来的作业,都是克拉克拿好传下去。如果克拉克下课离开,就会在克拉克桌子和布鲁斯趴着的头上出现一叠叠作业,还能听到后面巴里没作业可写的哀嚎声和懒癌晚期哈尔不想站起来拿作业的哀嚎声。

“安静。”布鲁斯难得醒来抬头,一甩手,一本小测本擦着哈尔的脸飞过,被身后的戴安娜用手臂截住。

哈尔和巴里再也不敢在下课时打扰补觉的布鲁斯。

唯一敢吵醒布鲁斯的,只有克拉克。

“布鲁斯?”他小心的戳戳趴着的人的肩膀,得到一声残暴的“干嘛?”

“学生会的有事。”

“呃——”布鲁斯终于抬头,伸个懒腰,扒拉扒拉凌乱的刘海遮住额头上压出的印子。

“这位少侠印堂发红,足可见内功深厚。”哈尔得到一个正中眉心的粉笔头。

从来没有人能够看出布鲁斯的粉笔是从哪扔出来的。

就算穿着夏季运动校服布鲁斯也总能随手丢出个粉笔头,指哪打哪。

“你应该去魔术社而不是推理社。”哈尔揉着眉心。

 

8

世界最佳同桌得到了一人半张的作业。

克拉克会仔细对齐,用指腹压好边缘,然后用尺子来回刮几下,撕开。纸张完美的分成两半。

布鲁斯呢?他在发作业时基本都在睡觉,没他什么事。

克拉克只见过他撕一次通知。

对折,指甲刮几下,打开,在顶端撕开一个口,然后,一手捏住一边,以开天辟地的气势用力一扯。

伴随着巨大的“碰!”和克拉克的惊叫。

克拉克以为会看到一道扭曲的撕裂,以及分布在两边像对虎符那样才能看的通知。

并没有,纸张规矩的从中间裂开,干净利落。

帅呆了。

连撕通知都那么霸气。

 

9

哈尔经常拒绝给坐在里面的巴里让位。巴里揉他头摇他肩都没用。

坐在后面好心的尚恩常常不得不把桌子向后拉。

作为对哈尔的报复,巴里趁哈尔出教室吃了他刚从食堂小卖部买的鸡腿。

事态迅速升温。

哈尔追着满嘴油光的巴里在外面走廊上狂奔。

从七班门口一路追到十四班门口再回来。

所有人静默的看着飞速奔过的影子和后面“你TM有种别跑!”的气喘吁吁的吼声。

哈尔追着巴里跑进教室。

巴里在挤着人书包水壶脚的过道中穿梭。

哈尔,直接,爬上,同学的,桌子,在,桌子上,跳跃。

哈尔开了虫洞buff直线冲向巴里。

“好好好好我认错行不你别过来!”巴里边笑边喘着向后退。

“你竟然敢吃大爷的鸡腿!一根鸡腿五!块!钱!”

“你还不是借我的卡刷的!好啦好啦再给你买一根啦!”

哈尔已经把巴里逼到了墙角。

“叫爸爸!”

“爸爸!”

“……”

“要上课了,别欺负巴里。”依然敷在臂弯上的布鲁斯声音闷闷的。

“搞事,搞事,就知道搞事。”戴安娜站在讲台上评论。

 

10

英语课。

老师开玩笑的问有没有同学打算一个学期都不交作业的举手。

布鲁斯举手了。

“因为我要出国。有很多要忙的。”

“你觉得课内这些课程就不重要了是吗?课都不用听作业也不用写?”

布鲁斯沉默。全班一片死寂。

就在全班同学以为布鲁斯竟然前所未有的认输的时候。

“这么说吧,英语课内这些,太简单了。”

死寂。

 

数学课。

布鲁斯上课会睡觉。

数学老师从来都不管睡觉的同学。

在老师讲一道题时,睡眼惺忪的布鲁斯举起右手,左手还在揉着眼睛。

“上厕所不用举手自己去。”

“这题还有种解法。”

死寂。

 

历史课。

被叫起来的刚在写数学作业的布鲁斯没能答出列宁初期的经济政策。

于是他就低头站着了。

“你这个居然不知道?”克拉克小声惊讶道。

“我知道这个干什么?会考及格就能领毕业证了而且还是开卷考。”布鲁斯手上没拿笔,注视着桌面上的作业。

“克拉克。”

“什么?”

“帮我在第七题边上写B。”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下文XP

评论 ( 13 )
热度 ( 243 )
  1. 一见卿心Outsider 转载了此文字

© Outsi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