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r

这人在装死
是一条杂食咸鱼,DC超蝙,漫威贱虫,名柯快新,AC,DBH,SCP
什么圈都可能爬一会墙,什么cp都可能啃一两口

【超蝙】黑帮假日

内容跟题目无关,这是一个失忆布鲁西强行包养克拉克的故事,可能不久的未来还会有一篇姊妹篇

全程布鲁西宝贝在线,严重ooc,弃权声明

尝试发糖

这里是之前发的脑洞

 


“专心,超人!”蝙蝠侠喊,“你后面还有一个!”

超人转身扑向下一个机械章鱼。这些奇怪的东西是从一片突然出现的时空混乱区里掉出来的,而那个还在盘旋的混沌就在他们上方。

蝙蝠侠被一只机械臂抓住丢了进去。

“B!”超人想都没想就紧随其后冲进时空隧道。

“超人等等!这下可好。”戴安娜恶狠狠地揪住那只机械臂撕成两半,“主席和顾问都丢了。”

 

克拉克一进入隧道中就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地下室的单人床上,右手被铐在墙上的铁质管道上。房门外不远处有人在打斗叫骂。

谁会蠢到用手铐铐住超人?克拉克看向自己的衣服——一件普通的T恤。哦。和机械章鱼的战斗弄得他一身黑色机油,制服大概是被嫌脏丢了吧。他稍微发力,身边的管道断了,冰凉的自来水浇了一脸。好吧,他该先透视一下这是什么管道的。

“怎么回事——哦,宝贝你醒了。别担心外面那些野蛮人,我罩你。”熟悉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一个男人开了门,看见一屋子水漫金山和一个手忙脚乱地接水管的克拉克。

“呃……这里确实该维修了。”

“布鲁斯?”布鲁斯在叫谁宝贝?他吗?布鲁斯在做伪装出任务吗?

“你知道我的名字?就说你肯定认识我。”布鲁斯站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淋成落汤鸡的他。

“你不记得我了?”克拉克总算把脱开的水管重新接上,正准备用热视线时停下来。

“我该认识你吗,帅哥?虽说你看着有些眼熟。”

克拉克认真地看着布鲁斯,里里外外把他扫描了一遍。确实是他的布鲁斯,每一道伤痕都吻合他的记忆。

但站在他面前没有一句靠谱话的布鲁斯一脸真诚,连克拉克都动摇了。失忆了?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朋友。”

“朋友啊...真是抱歉,没有印象。我大概是失忆了。”

真是好运气,克拉克嘲讽着自己,唯一能够带他们两个回家的希望现在正傻笑着看着自己。

克拉克开始看着布鲁斯发呆。布鲁斯正看着他等他继续说话。

“哦,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我叫克拉克。你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我穿的那身衣服的AI告诉我的。”

“那身衣服你收起来了?”

“放心吧我把它藏起来了,没有人看到过那身制服。”布鲁斯看起来很得意,“AI说那是我的秘密身份,既然是秘密我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他趟着水走进来。

好歹布鲁斯的头脑还是敏锐的,克拉克暂时放心了。男人走到他面前,突然脚下一滑,克拉克眼疾手快地捞住男人,而对方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待克拉克起身坐回床沿,布鲁斯直接坐在他的腿上,上半身贴过来。

“...布鲁斯?”

“喔,瞧这身肌肉。”布鲁斯的手摸上他的胸肌,趁势揉了一下,“帅哥你的身材真是火辣。”

冷静,冷静。“谢谢夸奖?你到这里多久了?——你失忆多久了?”

“Boss?Boss!”克拉克才注意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安静了。一个家伙探进来,看到坐在克拉克腿上的布鲁斯。

“离他远点!”那人喊着拔枪冲进来,紧接着另外两人也冲了进来,三把枪指着布鲁斯和克拉克。克拉克浑身紧绷要起身把布鲁斯护在身后,随即意识到枪指着的是自己而不是布鲁斯。布鲁斯察觉到他的意图,在他肩膀上摁了一下示意他别动。

“大惊小怪。”布鲁斯的声音带着令人恐惧的冰冷,是蝙蝠侠的口吻。他摆手让他们把枪收起来,克拉克讶异地看到那三人乖乖服从,“说过多少遍,如果还想要手的话,不要在我面前拿着枪。”

“对不起。我们查不到这个人的任何资料,您不该就这样接近一个外面捡来的家伙。”

“没事,他是我的人。”布鲁斯大大方方地在克拉克脸上亲了一下。

屋里其他四个人都呆住了。

“可是您不应该——”

“我的命令。他拥有这里和公司的通行权限,趁早习惯。”

“克拉克,我带你去房间。”布鲁斯话虽这样说,手却紧紧搂住克拉克的脖子丝毫没有起身自己走的意思,克拉克认命地把他横抱起来,对另外三人露出十分抱歉而欠揍的微笑,向门外走去。

“右转,上楼。”布鲁斯发号施令。

“……那两个械斗的怎么办?”三人中为首的那个率先想起此行的目的。

“扔出去给条子。”布鲁斯懒懒的声音从克拉克怀里传出。

 

“你失忆多久了?”在布鲁斯引导下克拉克抱着他到了一个面积不小的房子。克拉克把布鲁斯放在沙发上,布鲁斯才松开了手。

“大概四个月吧。”布鲁斯眨眨眼。

这不合理啊,他们一前一后进入时空隧道只差了几秒钟。转念一想,时空混乱可能导致了两边时间的不对等。如果他们能够原路返回,大概那边和机械章鱼的战事都还没结束。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跟我说说你记得的事?”

“你好无聊呢。”布鲁斯嗔怒。

“我得帮你啊,得知道你还记得什么经历过什么才能帮你。”

“啊。”布鲁斯伸个懒腰爬起来走向一间房间,“我在森林里醒来,发现自己头脑空白,身上穿着战甲,还一身油污。对了,我也是在那里发现你的。”

布鲁斯从房间里走出来,扔给克拉克一套干净衣服,自己又进去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在那,我问出声,结果面具里的AI就回答了我。”

克拉克看到布鲁斯把换下的湿衣服从门中丢出来。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换衣服,愣了一会只好就在客厅里脱下身上湿透了的T恤。

布鲁斯换好衣服出来,正看到刚脱下裤子的克拉克,他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克拉克窘迫地站了足足半秒钟才想起来穿裤子。衣服出乎意料地合身,大概自己刚脱下的那身也是布鲁斯给他挑的。

“脸红了?真可爱。”布鲁斯不嫌事多地笑着看他穿外裤。

“AI告诉了我基本上所有我需要知道的消息,所以其实我认识你,超人,也知道你的能力。”布鲁斯有所指地看向还挂在克拉克手腕上的手铐,克拉克会意,干脆地一把扯了下来。“但是那一切对我来说就像是别人的人生,还不是美好的那种。我和他的共同之处可能仅限于这一身不知道怎么来的伤疤。嗯,我好像记得我喜欢你。”

等等...喜欢?克拉克的脸又烧起来了。

 “你失忆了是怎么到这——怎么活过的这四个月——我是说——那三个人叫你Boss——”他突然忘记该怎么说话。

布鲁斯嘲笑一声,“头盔有破损所以AI很快就没电了。我找到一个没人的林中小屋,偷了一套衣服然后把战衣埋在林子里。刚开始一个月我就在这座城市里流浪,拿了几套别人捐的二手衣服,打点零工,偶尔偷点吃的,实在没钱就去红灯区——”

“什么?!你……你没把自己卖了吧?”克拉克瞬移到他面前。

“听我说完,我勾引那些阔佬然后偷走他们的嫖资。他们心虚不会报警,再说我有伪装还跑得快。”

“……”

“宝贝,我不需要你来指点我那时的生活,你都还不在这呢。”

“不是,”克拉克把他圈进自己的怀里,“我怕你没照顾好自己。”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我活得好好的。”布鲁斯大大咧咧地笑起来。

天哪这个笑容真好看。

“那群人是怎么回事?”克拉克指向楼下,“还有他们叫你老大?”

“说起来很玄乎。我在巷子里看到有个人在打一个女子,忍不住就揍了他一顿,顺带揍了他身边的几个保镖。他威胁说要杀了我,我就把他敲晕运到邻州首府丢在警局门口。用他的车。”

“第二天我看到报纸头条才知道他是这个黑帮的头领。”

“又过了两天我被一群武装分子袭击绑到这里,我以为自己大概是完了,结果他们说要拥立我做新首领。”

“他们救不出原来那个吗?”

“他们大概试过吧,鬼知道,这个黑帮奉行适者生存而不是家族继承,大概首领被打败了就换个更强的,再说这个帮派的势力没到另一个州。”

“那你就答应了?”

“枪指着头我能说什么?其实还蛮好玩的。”

克拉克无奈地揉了揉布鲁斯的头发。他真喜欢现在的布鲁斯,不是说不喜欢原来的他,蝙蝠侠讨厌他的触摸,整日像只小刺猬一样碰都不可以,更别说像这样抱着还让摸头。

他和蝙蝠侠维持着若及若离的关系一段时间了,但是暂时没有发展出什么足以对外公开的关系。

“你说我是你的人?”

“是呀。”布鲁斯抬头看他,“我要包养你,不愿意吗?”

“包养我?那恐怕我不能答应。”克拉克哭笑不得。

“为什么?”

“我们只是朋友,况且我和你理论上说才刚见面几分钟呢。”

“真的吗?”布鲁斯笑了,“只是朋友关系?你怎么解释这只手?”他在克拉克的手上掐了一下,而那只手正以十分暧昧的手法摸在他的腰上。

“那我也不能让你包养啊。”

“是我收留了你,帅小伙,你有钱付房租吗?”

“我会——”克拉克花了非常短暂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确实没有,除非让他捏钻石,他是可以捏钻石,但他该不该捏钻石……

布鲁斯看着他在那犹豫不决,露出满意的笑容。

“——好吧,韦恩老板,你赢了。”克拉克说完亲了他一口。但是关于从属问题,克拉克觉得在布鲁斯恢复记忆之前他还有很长时间可以让布鲁斯明白,咳,丛林法则。

“我的制服呢?”

“已经帮你洗干净了,穿那身可以凸显你的好身材,可惜被弄脏了。”布鲁斯拍拍他的脸,把他推开,“你是打算抱着我一整天还是我们来做些什么?”

“布鲁斯?...会不会有点太快了你才认识我啊。”克拉克急忙退开一步。

“想什么呢,中午了,煮饭。”布鲁斯在他的脑门上来了一个爆栗。

“哦哦哦。”克拉克拖着步子跟在布鲁斯后面来到厨房。

 

“你会做饭吗?”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洗菜边问。

“会啊,我之前自己生活。”

“我发现自己会做很多事但就是学不会做饭。”布鲁斯在料理台另一边拉把椅子坐着,手叠在桌上把下巴靠在上面看克拉克忙活。

“这么久都没学会吗?”克拉克嘲笑。

“哼。”

布鲁斯不理他了,直到克拉克赔罪地把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意大利面放在他面前。

“哇。”

“尝尝?”克拉克自己端着一盘在布鲁斯身边坐下。

 

“别挑食。”克拉克把布鲁斯趁他去拿饮料时偷偷放进他盘子里的豌豆原封不动地移了回去。布鲁斯做了个鬼脸。

“豌豆这么难吃的东西,为什么人们还要把它当成食物?”布鲁斯用叉子赶着一粒豌豆在盘子里到处跑。

“你不喜欢不代表没人喜欢啊。”

克拉克盯着布鲁斯,布鲁斯用叉子铲起一颗豌豆,烈士就义般将其放进嘴里,缓慢碾碎,再一脸痛苦地吞下。克拉克极有耐心地看着他极缓慢地把它们都吃了才罢休。

 

克拉克发现,这是个安逸的世界,没有超级英雄,没有超级罪犯,而这个世界里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也并不存在。

真是一个完美的、在其中他可以与布鲁斯安心相守的世界。克拉克悲伤地想。但是当然,超人和蝙蝠侠必须回去。

不过在这段布鲁斯失忆的时间里,他俩总算可以放松一下。相较于他们之前的“业余活动”,经营一个公司及其下的庞大黑帮可谓是豪华度假。

克拉克倒是没想到布鲁斯十分擅长并且乐在其中,就像过家家,这是布鲁斯的话。

公司盈利,黑帮稳中求进,辖区内没有大规模火并,警察破历史记录有三个月没找他们麻烦。克拉克(虽说他觉得自己还是正义的一方但)觉得这是堪称教科书版的成功了。

克拉克穿着布鲁斯给他挑的西装以贴身保镖的身份守在他身边,说是保镖更像管家,他发现自己承担起许多之前是潘尼沃斯先生的工作。买菜,做饭,洗衣,克拉克知道布鲁斯肯定会做那些家务,不然他(被)加入黑帮拥有自己的房子都一个多月了,这间屋子若无人料理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模样。那些住在楼下24小时戒备的家伙肯定不会允许外面的家政进入,他们看上去也不像会帮别人洗衣服的样子。

仿佛见到克拉克后布鲁斯就把他的独立生存技能通通从头脑里删除了。他们见面第一天布鲁斯扔在地上的湿衣服就是克拉克在午饭后捡起来的。

布鲁斯在外面称霸一方,在他面前就是一个不会自理的任性宝宝。

克拉克探头看了看待在卧室里的少爷。

“我饿了。”靠在床头看书的布鲁斯抬头看着他,眼中闪烁着贵宾犬见到鸡肉棒的光芒。

“好,我去弄。”布鲁斯一撒娇,克拉克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已经十二点,他简单煮了泡面,装成两碗端到布鲁斯的卧室,递给布鲁斯一碗。布鲁斯对垃圾食品没有任何排斥,很满足地吃完了,一点不剩,并顺其自然地把空碗还给克拉克。

克拉克苦笑着去洗碗。“你就不能做点家务吗,布鲁斯?”

“偶在花牙。”布鲁斯在刷牙。

“唉。”

等布鲁斯刷完牙,克拉克又问了一遍,“你能做点家务吗,布鲁斯?”

“哈嗯,我累了。”布鲁斯夸张地打个哈欠然后飞速钻进被子里躺下关灯。

任。性。宝。宝。几个大字在克拉克的眼前晃啊晃,在漆黑的卧室背景衬托下显得格外耀眼。

“你坚持要包养我的,你不照顾我吗?”

克拉克叉腰站在布鲁斯的卧室门口,被谴责的人正装模做样地缩在被窝里装睡。

僵持。

仿佛是在与一只肥硕的橘猫比谁先眨眼,而对方根本就没睁开眼。

许久,终于有个声音从毛毯底下传出来。“……是我出的钱我为什么要照顾你呢?” 

“布鲁斯,被包养的人也有人权啊。”克拉克在笑。

“不听不听。”布鲁斯的脑袋短暂探出被子,又钻进枕头里。

克拉克还想再逗逗他,不过他发现布鲁斯确实是累得快睡着了。

好吧,改天再说。他轻声问了晚安后回到自己的卧室。

 

第二天闹钟还没响,克拉克就被一股焦味弄醒。

着火了?他打开透视,发现布鲁斯在厨房里。行,显然蝙蝠侠炸厨房的本事是天赋,无需学习。

他起床来到布鲁斯身后,看到布鲁斯在做早餐,案发现场一片狼藉。

“起床啦?”布鲁斯发现了自动送上门的小白鼠。克拉克发现了他面前一个焦糊的蛋饼。

“是你嘲笑我不会做饭又指责我不做家务的。”布鲁斯用铲子铲起一张蛋饼递到克拉克眼前,“尝一下,...我自己不敢吃。”

这半面看起来还不错。克拉克尝了一口,布鲁斯用看烈士就义的表情看他。

“你又忘了加盐。”

“我加了,你一说我就记住了。”

克拉克又吃了一小口,吃到一把盐。他咳着把一嘴苦涩吐掉。

“盐要在打蛋时加。”

布鲁斯睁大眼睛。“……不如不加。”

最终早餐仍然是克拉克煮的,布鲁斯在边上帮忙,准确点是捣乱。

“这是什么?”他指着洗碗机。

“你自己的房子不知道这是什么?”

“我还没住多久呢。”

“(也够久了,)好吧。洗碗机,用来洗碗。”

“那这个怎么用?”布鲁斯指着抽油烟机。

克拉克打开了抽油烟机,他正要给布鲁斯示范如何正确地煎蛋饼,“现在来煎蛋,看好了。”克拉克开火,倒油,热锅,加入打好的蛋液,金色的蛋液在锅中冒泡。

布鲁斯认真看了一会,注意力被吸引到其他地方,“这个又是什么?”他扯出洗碗槽边上的喷头。

“用来冲碗的,别——”布鲁斯摁下开关,水喷在克拉克脸上。

“——摁那个。”

布鲁斯绝对是故意的,克拉克看到他在偷笑。

“对不起!”布鲁斯放下那个喷头,“这是什么?”他指着水槽边上搅拌机的开关。

“布鲁斯你去餐厅坐着等早餐好不好……别把手伸进去就行。”克拉克抹把脸,抓住自己滴水的头发。

布鲁斯打开了开关,伴随着轰隆声和骇人的咔嚓声,水槽下的搅拌机把克拉克扔进去的蛋壳搅碎了。

“我明白了。真危险。”布鲁斯评论。

“拜托你过去坐着好不好?”

“好啦。”布鲁斯乖乖离开,安静地像个小学生一样坐在餐桌旁。

蛋饼是煎不成了,克拉克在布鲁斯捣乱时一个手抖把它戳成两半,但是起码他们能够吃到一盘煎蛋。

冰箱里的鸡蛋被布鲁斯浪费得只剩一个。克拉克心疼地看着盘子里少得可怜的食物。

 

布鲁斯坐在他的黑帮给他在公司里准备的转角办公室里,十分骄傲。

“你说我原来的办公室比这个还高级?”布鲁斯把脚翘在桌上,这确实是一间十分豪华的办公室了,但是不及韦恩集团顶层那间的千分之一。

“是啊。韦恩集团是美国最大的公司之一,你可有钱了。”

“哇,什么时候能去看看。”布鲁斯把脚从桌上放下来,转动椅子朝向对街的落地窗。

克拉克在他身后苦笑一下。

布鲁斯出神地望着窗外,“看那边有一家新开的甜甜圈店在打折!我们待会可以去。”

“吃那么高热量的食物不怕胖吗?”

“你觉得我胖?”布鲁斯从椅子上起来,直接越过暂时还没什么东西的办公桌站在克拉克面前,锐利的目光直视克拉克的眼睛。

“不是,你身材最好了,我怕你会变胖。”克拉克急忙解释。

“你身材也超棒。”布鲁斯故意抓错重点,手在克拉克屁股上揩了把油,“我们可以在这里做点事情呢,我包养你可不是为了雇个保姆,不打算给我点甜头尝尝?”布鲁斯倾向前,凑到克拉克身上,火热的气息吹在克拉克的脖子上。

“你就是在把我当保姆使唤呀。不过,既然你都说出来了。”

克拉克抓住布鲁斯,把他放倒在办公桌上,用自己的身体阻止他起来。“嗷!想干什么?”布鲁斯慌了神,一膝盖顶过去。

“还想要甜头吗?”

这跟布鲁斯想象的不一样。为什么不是身为黑帮首领(虽说相当于充话费送的)的他在上面霸气地压着自己捡回来还包吃包住的帅哥呢?布鲁斯挣扎着想换个体位挽回自己的形象,却发现他根本奈何不了用超能力作弊的超人。“我不想要了!”布鲁斯放弃挣扎,从克拉克和办公桌之间的小缝中以高难度动作溜出来。

克拉克像看着起飞的熟鸭子一样惋惜地看着他,“为什么?”

“我想在上面。”

“当然可以。”

“不,我是说,我想上了你。”

“那可不行,”克拉克灿烂地笑起来,“你会太累。”

“才不会呢。”

克拉克转头用肉眼无法分辨的光线烧了监控线路,布鲁斯在闻到一股塑料的焦糊味后意识到这点。他在对方瞬移到自己面前时吓得一步后退。克拉克抱住惶恐的布鲁斯,在办公室里飘起来。布鲁斯兴奋又恐惧地掐着克拉克的手臂,超人还没在他面前这么光明正大地使用过超能力。

“我可是超人。”克拉克低声在布鲁斯耳边说,不知是因为惊吓还是害羞,布鲁斯的脸红得可疑。

 

“既然原来的我拥有了一切,为什么他还是那么闷闷不乐?”

布鲁斯终于吃上了心心念念的甜甜圈,克拉克在一旁看着他独自消灭掉一整盒时惊讶地瞪着眼,与此同时护在自己尚未吃完的那盒上的手更坚定了。

“你怎么知道他不快乐?”布鲁斯的问题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梦到他了。”

“能跟我说说吗?”

“那不重要。”布鲁斯(当然只能说是失忆后)少有地断然拒绝了他。

克拉克看着淡淡的阴云弥漫过男人澄澈的眼眸。布鲁斯在害怕,但他不愿承认。

“有些悲伤,不是物质能够抹平的。事实上,我不知道有任何东西能够抹去他的悲伤,除了失忆,就像现在这样。”

“那他……在追求更多的物质吗?”

“他不是个物质的人,尽管他经常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物质的混蛋。不,那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什么?”

“你现在拥有的。”

“……我该找回自己的记忆吗?”

“要听真心话?”

“废话。”

“不该。”

布鲁斯喝着柠檬水,任自己缓缓陷入那隐约的黑暗中。有一瞬间,克拉克以为他全想起来了,那个对幸福放弃追求,幻想着以自己凡胎肉体经历人世间全部苦痛就能够让他热爱的世人不必再受苦的傻子终于又一次,否定了自己的幸福。

但布鲁斯最终抬头看着他时,仍然(令人心安地)平静而茫然。

“如果说,我不愿意记起过去,你会对我失望吗?”他的布鲁斯小心翼翼地问。

“当然不会,你还是布鲁斯·韦恩,同一个善良的小混蛋。”

 

平静的生活过了两个月,布鲁斯除了偶尔的梦境,没有其他记忆恢复的迹象。克拉克可以自己去钻研建造一个时空隧道或是检测时空异动的机器,但是私心使然他的工程迟迟没有进展。布鲁斯决定他不愿意回顾他的过去,克拉克也不忍心将这样的布鲁斯带回那个残酷的世界。

难道这就是蝙蝠侠的结局吗?克拉克觉得自己很残忍,但是他真的……很开心。

“甜心,我想吃零食。”吃完午餐不久布鲁斯就跑到克拉克身边撒娇。

“家里没有了。”被打断思考的克拉克抬头对上布鲁斯漂亮的眼睛,忍不住啄了一下他的鼻子。

“一起出去买?”

 

还没进超市,就听到一声尖叫。

“抢劫!他抢我包!帮帮我!”一个女子指着一个正在逃离的年轻人声嘶力竭地喊。

克拉克刚准备冲上去,回头一看,布鲁斯正蹲在一个拿着薯片的小孩面前。

“孩子你想帮那个姐姐吗?”布鲁斯温柔地问那个孩子。

“想呀。”

“你把这个给我就算帮她了。”布鲁斯笑着把薯片拿过来,在孩子头上揉了一下,“乖孩子。”

“先生你不去抓他吗?”孩子看着抢走女人钱包的人消失在人群中。

“吃饱了才有力气追呀。”布鲁斯抓了一大把薯片往嘴里塞。“不过你可不能学我。还给你,谢谢啦!”布鲁斯把剩下半包放回孩子手里,拉着克拉克向抢夺犯逃跑的方向跑去。

“布鲁斯你怎么连孩子的吃的都要抢。”克拉克哭笑不得。

“告诉我你在看着他。”跑进小巷,布鲁斯随意在墙上抹了一把,留下半个油油的手印。

“当然。”克拉克抱起布鲁斯飞上平房的屋顶抄近道。

当两个人在小偷面前从天而降时,小偷内心是崩溃的。

“还你!”年轻人把包扔向布鲁斯转身就跑。

“不抓他吗?”克拉克见布鲁斯没有进一步行动的样子疑惑地问。

“我认得那个男生,他被我们隔壁街区的一伙小混混威胁交保护费,他不敢向父母要因为他的父亲认为他拿钱是去网吧。过两天我会解决那几个混混的,其中一个现在暂时还有用。”

“你除了忙你那个小团体还有时间管霸凌啊。”

“那当然。”

 

“女士,今后请小心。”布鲁斯把包还给她,顺便抛出一个明媚的微笑。

“谢谢你!”年轻女子接过包,开心地在布鲁斯脸上亲了一下,克拉克的表情有些微妙的变化。

“你更应该感谢他。”布鲁斯拉过边上的克拉克,克拉克礼貌地微笑着。

“也谢谢你了。”女孩向克拉克鞠了小小一躬。

 

尽管只是短距离追击,布鲁斯还是出了一身汗。他洗了澡,换好待会开会要穿的西装,站在镜子前打领带。

“她亲了你。”一直一言不发的克拉克选择在这时说话。

“你也可以亲我啊。”布鲁斯满不在乎。他打好领带转身,克拉克顺其自然地帮他整理衣领。

“你朝她抛媚眼。”

“我没有朝她抛媚眼。”

“你对她微笑了。”

“不然我要吓唬她吗?”

“你在撩她吗?”

“没有啊,我哪有撩她啊,克拉克你怎么了?”

“你以后不准对别人露出那种微笑。”

“什么?”

“你以后不准对别人露出那种微笑,就是你对她做出的表情。”克拉克很认真地说。

“我对谁笑你管得到吗?”布鲁斯反问。

两人面对面僵持了一会。

“再说你又没包养我。”布鲁斯嘴角上扬,定格在那个魅力四射的角度。

“你逼我的。”克拉克狠狠吻上那双薄唇,用一个漫长的吻夺走了布鲁斯继续辩解的能力。

 

引狼入室,绝对是引狼入室。韦恩公子很后悔。

他把边上还在傻笑的的人一脚踹了下去。

 

“布鲁斯?”

“嗯?哦,抱歉。”

克拉克注意到布鲁斯最近经常走神,才跟他说了几句话布鲁斯的眼神又不知瞥到哪里去了。

“怎么了?在想什么呢?”克拉克把他揽到怀里,蹭了蹭布鲁斯的脸颊,布鲁斯小小抵抗了一下就随他在自己身上撒欢。

“没什么,只是有种感觉。”

“怎么?”

“...真没什么。”

“说说吧。”

克拉克一般不喜欢追问,他知道布鲁斯习惯于有所保留,但看着布鲁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突然明白这次是关于什么。

“...就是...这一切,越来越不真实…像是个梦。”

“不喜欢吗?”克拉克也有些失落,他不知道自己的第一个反应会是这个。

“喜欢,但...是梦的话,梦总是要醒的。”

“你想醒来吗?”克拉克轻声问道。

“我怕,梦醒了,一切都不再属于我。”

“我永远都属于你,布鲁斯。”

“我又梦到了原来的自己。”布鲁斯闭上眼,“如果那才是真的我,这个梦醒后,我又会去哪里?我怕那个我不会爱你。”

克拉克吻住他。

“你会的。”

布鲁斯抿着被亲吻得殷红的唇,把脸埋进克拉克的怀中。

 

“还好你一直有督促我健身。”穿上制服的布鲁斯看到玻璃反光中的自己时依旧有些不可思议。

“后来不是都不用我监督了嘛。”

“走吧。”布鲁斯向克拉克伸手。

梦总是要醒的。

他们走进通往自己世界的门。

“布鲁斯?”克拉克试探地问。

戴安娜往机械章鱼的最后一根触角上猛刺下去,“你们自己回来啦?”

蝙蝠侠抬头,白色护目镜下锐利的冰蓝色眸子审视着周围的一切,接着聚焦在克拉克脸上。

克拉克心中一阵淡淡的抽痛,直到布鲁斯用力抱住他时这股暗痛才消散。

“你不该让我吃那么多甜点的。”黑暗骑士朝他苦笑。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07 )

© Outsi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