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r

这人在装死
是一条杂食咸鱼,DC超蝙,漫威贱虫,名柯快新,AC,DBH,SCP
什么圈都可能爬一会墙,什么cp都可能啃一两口

【白灰】【超蝙】我们只是朋友

学生AU,无超能力,有不知道几年前发的铺垫前篇请务必不用管它

ooc私设

主世界:布鲁斯  克拉克             白灰:Kal   Bruce

布鲁斯是九年级新生,和克拉克同岁,Kal和Bruce是12年级senior,布鲁斯独自一人出国在学校遇见谈恋爱的白灰组

强行布鲁斯和Bruce不是同一个名字

如果不小心读出白超x主世界蝙或是蝙水仙组的请相信这不是我的本意


在通过安检后布鲁斯还是忍不住向后看了一眼。强行跟到机场来的克拉克依旧像个傻子一样把手举高奋力挥动。

 

只有一年,没什么好担心的。

                   ——布鲁斯

 

布鲁斯其实在克拉克的课本上留了言。语文课本必背古诗第一面,不信他看不到。

 

布鲁斯出国了。

 

安排好住宿办完手续,上学第一天。

"We have a new student here! Welcome!Er... How do you pronounce your name, please?"

(我们迎来一个新学生!欢迎!额……请问怎么读你的名字?)

"Go by Bruce."

(“叫我布鲁斯。”)

"Interesting."后排一个年长的男生突然发声,"We've already got one Bruce here. Right, Bruce? "

(“有趣。我们已经有一个叫布鲁斯的了,对吧,布鲁斯?”)

"I'm cool about it."男生边上另一个同年纪的男生耸肩。

 (“我随便。”)

老师刚念完题目,两人抢答。

难得等老师念完才发言的布鲁斯向另一个声源望去,看到一个穿着深灰色兜帽衫的男生正椅子两脚着地摇着。

哦,另一个Bruce。

同班的人叫他Bruce A,叫自己BruceB,这同时引起两人的不满,不过也没辙。

倒是Kal一般叫Bruce为B,基本不会应错。但是除了他,没人敢这么叫。

不,布鲁斯并不想知道为什么。

 

布鲁斯和布鲁斯,interesting。

同学们很快就发现布鲁斯与Bruce,两人不但名字一样,性格也像得吓人。

两人其实很聊得来,但是正因为性格过于相像而不免在相处时感到尴尬。

尴尬之处就在于对方一个眼神,甚至讲话语速音调的一点变化,另一个就能本能地察觉到,“哦,他刚才在心里骂我傻逼。”

Bruce跟他聊天其实还挺开心的,他经常说如果和Kal聊天也能这么简单就好了。Kal的脑回路,Bruce埋怨,和连连看一样,只能走直线,还只能拐两个弯。

 

两个本质上都是高智商反社会的人士如果不聊治国方针(毁灭世界)又有什么可聊的?

“Kal说...”

“我跟Kal说...”

“Kal上次……”

Kal,Kal,Kal,布鲁斯觉得这碗狗粮要吃蛀牙了。

你跟Kal什么关系?布鲁斯很想问但是聪明如他不仅猜到了答案一定会是“没有啊”之类的还看透了事实真相。

Kal和Bruce,布鲁斯见过不要脸的情侣,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他本以为哈莉和Joker已经很夸张了,现在的他才认识到什么叫无形秀最为致命。

 

在自助餐厅排队拿饭,布鲁斯不可避免地听到了排在他后面几个的Bruce,Kal和另外一个他不认识的同学的谈话。

Bruce和那个同学抱怨语文小测没考好云云。

“B已经很棒了,你代数不是考满分吗?”

“又不只我一个满分。”

“哦没错,另一个Bruce也满分,真是奇迹。”不认识的路人A说。

Kal干笑了一声,偷听的布鲁斯瞬间觉得颈后的寒毛都因为危机感竖起来了。他从来不怕校园霸凌,只是万一不小心真的打起来了,要怎么打过人高马大的Kal他还得费点心思想想。

“况且我文学鉴赏目前的GPA才3.6,小测成绩影响很大的。”Bruce忽略了Kal制造的怪声,继续和路人A抱怨。

“别担心,”Kal满不在乎地说,“你很厉害啦。现在一科3.6又不影响你期末全A。”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最优秀了。”Kal右手食指抵在了Bruce还想说些什么的嘴上,然后在Bruce愣神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作势要咬他时笑嘻嘻地收回了手。Kal的法子很管用,在布鲁斯拿着自己的披萨遁走之前他都没听到Bruce和路人A再说出一句话来。

 

Skype里他跟克拉克提到了每天同一时间经过同一个历史教室门口总会遇到壁咚Bruce的Kal。

得了吧这两个人选的所有课程都是一样的。

“听起来……很神奇。”布鲁斯能想象克拉克在电话另一边睁大眼睛无言以对的样子。

“我想你了。”克拉克突然说。

“呃?我也想你。”

“真的吗?”

“骗你的。”

“啊……”电话那边窸窣了一会,没了声音。

“怎么?生气了?”

听筒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汪的一声。

“噢!怎么回事?”

又是一阵窸窣,“我家新养的狗。”

“……恭喜。”

“我还没给它取名字,给个建议,要叫什么?”

“别叫旺财就行。”

 

他和Bruce的聊天依旧时常出现Kal的名字。

为了报复,布鲁斯开始不断提及克拉克。

 

“你经常提到的克拉克,他是你的朋友?”

“是。”

Bruce一脸哦我懂了的表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像你和Kal天天腻歪在一起闪瞎众人狗眼还死不承认。

Bruce的表情不变。

“你和他从小认识?”

“嗯。”

“形影不离?”

“不会。……”不过布鲁斯思考了一下他和克拉克有见面的时候好像真的都在一起行动。

“……哼。”

两人就普通朋友与恋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进行一番激烈讨论。

“那你和Kal呢?”

“……我们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

“……”

得了要说服其中一人嘴软下来比让克拉克放弃叫布鲁斯给那条狗起名还困难。

 

“我能不能叫它布鲁斯啊?”

“你如果还想活着见到我的话就趁早放弃这个念头。”

 

除了代数课,布鲁斯和Bruce和Kal还同在一个体育课上。

美国人热衷的躲避球游戏。布鲁斯惨淡地微笑着,他在这一组,Bruce和Kal抽签被分到对面阵营。

“HOLY SHIT.”旁边一个同学道出了布鲁斯的心声。

这还有什么可玩的?!

不是说布鲁斯会轻易认输,但是在我方队员中只有他有能力躲开Kal的狂暴一击甚至接住Bruce砸来的球的情况下,这个游戏到最后真的只剩下他和Kal在比。手。速。

 

坏消息:Kal手速比他快。

好消息:他的闪避不知是Kal的多少倍。

坏消息:Kal的猛烈进攻就算闪避max如他也躲得很累。

好消息:布鲁斯砸在对面篮筐上的球释放了己方全部队员。

坏消息:Kal很快就又把他们打回去了。

坏消息:Bruce接到Kal丢来的球,Kal把Bruce放出来了。

布鲁斯:我不玩了!

 

怒吼之后半秒钟的沉默,天赋禀异的布鲁斯一把抓住Kal丢来的球。

与此同时下课铃响了。

人生如戏。

 

如果克拉克也在这,看你们嚣张得起来。

布鲁斯委屈地在心里嘟囔。

 

平时一直不怎么待见布鲁斯的Kal 在放学时亲自拦下准备出门的布鲁斯。

“怎么?终于忍不住要开战了吗?”布鲁斯冷冷地问面前高大的男生。

“不是,布鲁斯,我需要你的帮助。”Kal的态度反常地谦卑。布鲁斯发现,他如果不成天板着个脸做出一副比Bruce还苦大仇深的样子,脸上的阳光气息其实和克拉克挺像的。

“学生会主席需要我什么帮助?”

“我……”Kal一下说不出来,他脸红得可疑,“跟Bruce有关,我需要你的帮助。过来一下。”

布鲁斯狐疑着,还是选择跟他走了。你们两口什么事情还得我来掺乎啊。

“阿福你可能得等一会了,有点事情。”布鲁斯打了个电话。

“没关系少爷。”

 

他们避开放学涌出大门的人潮,躲到放学后不会有人的小植物园。

“什么事?”

“我要和Bruce表白!”Kal几乎是喊出这句话的。

“那找我做什么?”布鲁斯翻了个白眼,完全没有被这个消息震惊到。

“……Bruce他朋友不多,除了我就和你走得比较近了。”

多说几句话就是关系好了?布鲁斯丝毫没有打算掩饰自己脸上的讽刺。

“你要我帮你打听他会不会答应?别费劲了,只要你有胆量说他就一定会同意的。”

“不是!……我知道。”Kal开始不自觉地抓脑后的头发。

 

“你要我当你的陪练?!陪练什么?!表白吗?!”

“嘘!不要这么大声。”Kal紧张地四下张望。

刚刚又是谁不怕死的把自己要表白喊得那么大声的。

“你打算来个轰轰烈烈的当众表白吗?”

“……想,但是不敢。”

算你识相。“那直接去说就好了,打个电话给他都行。大不了被他一紧张摁掉再打就行了浪费我时间干什么。”

拥有夸张控制欲和完美主义的不放心的Kal依旧不放过他。

“饶了我吧!”布鲁斯简直想向远在天边的克拉克求助合伙把面前不开窍的家伙揍一顿了。

然而有一种失败叫做Kal觉得可能会失败,有一种帮忙叫Kal觉得你能帮上忙。

 

不过Kal利用职权之便的威逼利诱倒是让布鲁斯认识到他切开黑的一面。

“所以你平时是装蠢啊。”布鲁斯总结。

Kal露出统治阶级的微笑。

“好吧。”布鲁斯忍住了揉眉心的冲动,“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毕业舞会入场券,可以携一名舞伴。”

“wow,我真对你刮目相看了Kal。”布鲁斯笑了,“好吧,看在舞会的份上虽然就算你不给我入场券我也有办法进去但是既然你这么有诚意而且在你计划实施之前我可以随时勒索你那我只好帮你了。”

“成交。”

 

Kal字正腔圆地用颁奖晚会致辞的音调念了自己的情书。

“文笔不错。”布鲁斯憋笑憋得很辛苦,“你还不如临场发挥。照着稿子念成这样是要他双手接过你的玫瑰再鞠躬道谢吗。”

“哦!玫瑰!我差点忘了。”

Kal的智商又恢复了平常的水平,这让布鲁斯为即将接受惊喜的那个人发愁。有空替Bruce发愁不如苦恼一下自己。布鲁斯哀嚎一声。

“正常点再念一遍。快点。我要回家。”

 

出现一个布鲁斯也没有料到的意外。几个无聊的家伙开始在学校的讨论组里刷所谓布鲁斯和Kal的绯闻。没有别人相信的消息愣是被几个人强行刷屏了。

第二天布鲁斯在他的固定位置的抽屉里发现一个来自某听信谣言恐惧于自己所站cp被拆的小同学的恐吓信,附带一只小蛇,活生生的小球蟒。

布鲁斯皱着眉头捉住小蛇的七寸拎起来观察一会,放在自己手心上,小蛇吐着信子窝成一团。

这简直是虐待动物。布鲁斯愤愤地想。

“新宠物?”Bruce看到了他手里的蛇。

“匿名恐吓礼物,暂时是我的宠物了。”

Bruce挑了下眉。

“我和Kal没有事情。”布鲁斯很平淡地陈述。

“我知道。”

“并且我猜你已经知道Kal想干什么了。”

Bruce投来你以为我是智障吗的眼神。布鲁斯被逗笑了。

“这只小东西给你。解决不好会惹到学校的动物保护协会的。”

Bruce接过了那只蛇。

“你能查到是谁做的。”

“确实可以。……还是谢谢你配合那个傻子了。”

 

显然Bruce并不打算考虑爱蛇人士的心理,一天后那位小同学在自己的柜子里发现了呆在爬行动物保温箱里精神十足爬动的小球蟒,附带一张字迹飞舞的卡片。

 

别再让你的午餐跑了。

                 ——B.W.

 

之后布鲁斯拒绝再帮Kal,但是Kal确实成功了。

布鲁斯在两个小时内分别收到来自两人的消息。

我来这里是为了学习不是为了当红娘的。布鲁斯捂脸。

 

半个学期后,体育课变成了生理健康课。

开车的时候到了。老师教你如何理性、科学、健康地开车。

老师不负众望地讲到了性□交。讲到了避□孕□套。

早已拥有充足心里准备的布鲁斯一如既往地准备把这节课当成一节无聊科普课听过去。

直到Kal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套。

举班哗然。

“天哪你怎么带着它上学啊?”老师用一种大惊小怪的声音问到,她的脸上,好吧,并没有多少吃惊的神情,只是带着一种我明白的奇妙微笑。

真是个热情奔放的国家。

想偷写生物作业的布鲁斯都写不下去了。

“以防万一嘛。”Kal淡然地说,然而布鲁斯没有错过Kal用手肘轻顶Bruce的动作和面无表情的Bruce在桌下踹Kal的动作。

“想都别想。”在布鲁斯以为这阵风波终于过去了可以安心写作业时他听到Bruce对Kal低沉的警告。

WTF。

“走着瞧吧。”Kal得意地在Bruce耳边吹了口气。

W。T。F。

布鲁斯把头埋进书包里冷静了三秒才重拾他保持扑克脸的高深技艺。

 

当然,布鲁斯把这些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克拉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像汇报任务一样告诉克拉克所有事情,但是他每次听到克拉克的声音——

管他呢,他还挺开心的。

马上就能回去见到克拉克了。

“我想你了”这次是布鲁斯先开的口。

“你又在骗我吗?”电话那边的声音完全没有掩饰语气中的欢欣。

“是,怎样?”

“嗷。对了我打算叫我的狗小氪你觉得怎么样?”

布鲁斯笑了。“管我什么事。好吧这听起来很克拉克。”

“它也很期待见到你哦。”

“你怎么知道的。”

(先就这么end了

备注:

1、一般senior不会选代数课和新生同班,就当是我的私设吧

2、躲避球游戏规则(我知道的版本):两组队员分居篮球场两侧,用小海绵球砸对方人员,被打中或是自己丢出去的球被对方接住就沦为俘虏站在对方篮球架下,直到接住己方队员的球或是有球打中篮板才能回去。

3、布鲁斯是九年级新生,除非受到高年级学生邀请否则不能参加毕业晚会

评论 ( 7 )
热度 ( 65 )
  1. 异想天开Outsider 转载了此文字

© Outsi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