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r

这人在装死
是一条杂食咸鱼,DC超蝙,漫威贱虫,名柯快新,AC,DBH,SCP
什么圈都可能爬一会墙,什么cp都可能啃一两口

【不义超蝙】美丽新世界(1)下

因为找不到敏感词强行分p的(1)上 在这里

不义2超人线结局  私设ooc预警  



两人并排走在街道上,像一对普通的逛街的朋友一样。

“我还是不敢相信这里真的是哥谭。这么整洁,这么——”布鲁斯用手比划着两旁的摩登建筑。

“和平?有序?这是你想说的吗?”

布鲁斯点点头。他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一个卡尔几乎没在布鲁斯脸上见过的表情。“看来人类没被科技毁了啊,我可以回去答复当时的那些争议了。”卡尔不知该接什么话,犹豫间突然被布鲁斯扯着手臂往前跑,这样冒犯的动作让卡尔本能的定在原地,眼中闪过冷酷。但他马上控制住自己,瞬间调整好自己的表情。

“怎么了?”布鲁斯回头疑惑地看向卡尔。

“没事。只是……很久没有人拽过我的手了。”

“哦,”布鲁斯松开手,“抱歉。”

“没关系。看来我还得适应一下。”

“适应什么?”

“重新有朋友的日子。”

布鲁斯愣了,疑惑,怜悯,心痛,不知所措,卡尔在布鲁斯漂亮的蓝眼睛中接收到无比温柔的讯息。他喜欢这样的布鲁斯,温和,体贴,虽然这听起来一点也不像黑暗骑士。卡尔知道这位外表无比冷酷刚硬的朋友有着怎样柔软的内心,他只是痛恨布鲁斯在他最绝望最愤怒的时候选择收起这份柔和,与自己对抗。

“来吧,你想带我看什么?”卡尔主动伸手捉住了布鲁斯垂在身旁的手。抓住卡尔的手臂原本只是布鲁斯的无心之举,现在卡尔的举动反倒让布鲁斯感觉有些说不出的异样。疏远他人的本性让布鲁斯有些想抽回手,但那是卡尔啊,曾经是现在也是的最好的朋友。如果说当初疏远与自己亲近的人是为了保护他们,现在呢?布鲁斯的脸上重新泛起微笑,他抓紧了卡尔的手,“前面有家游戏厅,陪我去看看。”

 

“不得不说,这感觉,跟穿过时空洞一样。”布鲁斯揉着眼睛又搓了搓太阳穴,五官和脸部肌肉被他的动作拉伸出一个鬼脸。

卡尔大笑起来,这突然的笑声引起布鲁斯不满的瞪视。

“我记得你每次穿梭时空都会吐,不是吗?”

布鲁斯只是嗔怒地瞪着他,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

“哎呀好啦我不说了嘛。”卡尔看着布鲁斯的表情收敛了笑声,布鲁斯却依旧是满脸冷漠。

“这样就生气了吗?”卡尔嬉笑的表情彻底收住了,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布鲁斯的反应。

“一次和戴安娜刚穿过爆鸣通道,胃里还在犯恶心,戴安娜就背着我追着一个会飞的家伙绕了周围的建筑好几圈,差点吐在她背上。还好那天忘了吃阿福的早餐。一回家又被他念叨了半天。”布鲁斯面无表情地说完,忽然调皮地笑起来。

卡尔望着眼前人的笑容,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布鲁斯摇摇手上的杯子,一颗橄榄在清亮的液体中起伏,酒这种历经千年的饮品恐怕是永远不会过时的。“是提姆发现了我的踪迹?在连你都认为我已经死了之后?”

“是啊,他是个好侦探,像你一样。”

“我早就看出来了,这孩子当时就可能比我还聪明了。”布鲁斯骄傲地说,突然攥住了杯子。“……他们过得怎么样?”

卡尔眼中的神情闪烁了一下。“还可以。在地球基本太平以后他们就隐退了。几次战争造成的伤亡很大,我们失去了你和戴安娜。哥谭的反派倒是也战死了不少,平时我还以为他们最希望地球毁灭了呢。”

“戴安娜……”布鲁斯喃喃了一下。“露易丝呢?我知道这样问很残酷,但是,你和她没有孩子吗?”

卡尔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但在真正听到它被布鲁斯问出来的时候还是不禁战栗了一下。他极轻微地用鼻音冷笑了一下,立刻想起他面前坐着的是世界第一侦探,于是冷笑迅速变成了一声叹息。

“她怀孕了,是个女孩。”

我希望你能当她的教父。

“她被我误伤了。我那时被操控了。”

被小丑操纵,用的是稻草人的恐惧毒气。哥谭的反派,你的敌人,你未能杀死的人。

“等我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

我把她推出了大气层。

“那天,我同时失去了妻子和女儿。”

因为你。

“我很抱歉。”布鲁斯沉默了许久,很小声地说。

你当然应该感到抱歉。

“与布莱尼亚克的战争让所有人都损失惨重。哈尔失去了卡罗尔,而大都会被被缩小成了瓶中城。”

而你还想阻止我杀死布莱尼亚克,那个使无数文明生灵涂炭却毫无忏悔之意的家伙。

“像坎多一样?”

“像坎多一样。我尝试了各种方法逆向破解布莱尼亚克的科技,但是没有成功。”

布鲁斯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一会,“也许我能帮上忙?为我的缺席补偿一下?”

你已经补偿过了。卡尔想着。我已经原谅你了。

想到这,卡尔无奈地扬了下嘴角,“不用了。没有必要。新大都会已经建成两百多年,这个世界早就没有我的大都会的容身之所了。”

布鲁斯手上的动作停了,他看向卡尔,卡尔从他锐利的目光中读出了质疑,布鲁斯显然另有他想,但终究没说出来。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变了。”

“三百年可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布鲁斯盯着卡尔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他挑出那枚橄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想也是。”


tbc

评论 ( 1 )
热度 ( 84 )

© Outsider | Powered by LOFTER